公司动态

 公司动态     |      2022-08-01

  欧洲足坛,甚至世界足坛都是世界政治和经济格局的一个缩影,代表着当下的宏观环境。金元足球跟欧洲经济一样衰落。

  37岁的足坛“顶流”C罗自愿降薪30%却无处可去;正值当打之年的“自由身”博格巴、迪巴拉和登贝莱也拿不到一份自己想要的合同;曾称霸全欧洲的“六冠王”巴萨已经启动第二根“经济杠杆”,再度出售了未来25年15%的电视转播权。

  这一系列不寻常事件集中发生,则透露出了一丝信号: 被巴萨卷起的欧洲足球泡沫正在破裂。

  市场变了,曾经普通球员都动辄千万欧元年薪的时代已经过去。若把视野拉得更远一点,就可以发现 欧洲足坛“顶流”球员被降薪也只是全球经济放缓的局部表现。

  “在全球经济下行的情况下,全球消费者和企业的预期发生了逆转,足球的发展也体现在消费者的支付意愿上。”前合力万盛国际体育发展有限公司CEO、前荷甲海牙足球俱乐部主理人武雪松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2017年的那个夏天,巴黎圣日耳曼砸下重金购入内马尔,巴萨拿到2.2亿欧元违约金。 手握重金的巴萨开始大肆收购,球员身价水涨船高,薪金水平也越来越离谱。

  到去年夏天,情况出现了比较明显的变化。 巴萨负债累累,债务已经高达12亿欧元。梅西自愿降薪50%,可也没能拿下续约合同。 到去年12月,登贝莱和巴萨谈续约,索要4000万欧元年薪,最后却只拿到一份750万欧元的合同,相当于打了1.9折。

  巴萨的降薪现象随后慢慢传导至欧洲五大联赛。 普通球员动辄年薪就上千万欧元的时代,如今已不复存在。

  如今的欧洲五大联赛中,迪巴拉在意甲要拿到600万欧元薪水已难如登天;卢卡库主动降薪加盟国米,得知可行后激动落泪;32岁的贝尔加盟美国职业大联盟洛杉矶FC,年薪仅160万美元,是上赛季他在皇马年薪的1/21。 据《阿丝瓜app免费斯报》,巴萨希望能大幅降低球队的薪资总额,从目前的5.6亿降低到4亿欧元。

  即使是代表着当今足坛最高竞技和商业水平的英超,也只有C罗、哈兰德、德布劳内和德赫亚等少数几名顶级球星还享受着最后一点超级红利。

  首先是宏观经济环境的冲击。 一位在国内从事足球青训及球员经纪业务多年的资深人士通过微信对《每日经济新闻》指出,“欧洲足坛,甚至世界足坛都是世界政治和经济格局的一个缩影,代表着当下的宏观环境。”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本月上旬曾表示,自今年4月以来,全球经济前景“明显恶化”,鉴于存在的巨大风险,她无法排除全球经济在明年出现衰退的可能性。

  前合力万盛国际体育发展有限公司CEO、前荷甲海牙足球俱乐部主理人武雪松通过微信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除了新冠疫情,俄乌冲突导致油价上升、英国民众抗议物价太高、英国首相约翰逊下台等等,这些事件看似没有关联,其实都是跟职业足球息息相关的。 在全球经济下行的情况下,全球消费者和企业的预期发生了逆转,对短期内经济发展的预期是悲观的,所以职业足球的发展也体现在消费者的支付意愿上。”

  如果单看欧洲,经济形势也不容乐观。Markit 7月22日公布的数据显示,自2021年初疫情封锁以来,欧元区经济活动首次意外收缩,进一步表明衰退可能即将到来。当日稍早公布的另一项数据显示,欧洲经济“火车头”德国经济活动也意外萎缩,而法国的报告也显示出经济衰退的迹象。

  本月以来,欧元兑美元汇率近20年来首次跌破平价(即1欧元1美元), 欧元区通胀创历史新高,以及欧洲央行11年来首次超预期加息50个基点,正式退出长达8年的负利率“试验”等宏观事件,都说明欧洲经济目前正在衰退边缘徘徊。

  周五欧洲央行公布的季度报告显示,本月早些时候接受欧洲央行调查的专业预测人士将欧元区明年的经济增长预期从2.3%下调至1.5%,还将长期通胀预期上调至2.2%。如今,越来越多的经济学家预测,欧元区19个成员国将在今年晚些时候陷入衰退。当地时间7月23日,匈牙利总理欧尔班在罗马尼亚发表演讲时表示,欧盟对俄罗斯的制裁并没有奏效,却对欧洲政治经济造成严重影响。

  在经济环境之外,则是俱乐部的运营策略。 在上述资深人士看来,球员薪资的变化更多因为前几年各大俱乐部的扩张和野心,以及对收益估计过于乐观。而疫情之下,由于俱乐部收益显著下降,这就形成两个极端,高收入球员和俱乐部之间的博弈必须经历这样的转变过程。

  “职业足球(对普通公民来说)并不是一个必需品。”武雪松告诉记者。“ 在这样一个大家都悲观的预期之下,谁还会付那么多费用看球呢? 有还是会有,但是这个意愿表现在经济上就会差很多,巴萨的问题就是这么来的。巴萨实际上都是在按照之前既定的轨道、原有的规律去发展,然后按照最好的预期去花钱。巴萨这种俱乐部是会员制,本身不是一个企业,受的约束也比较少。那么,当进入经济下行或危机的时候,巴萨这种俱乐部的问题就会被放大。”

  而在疫情的大环境下,“资本都投的是一些硬核的科技,或者是医药这类刚需的赛道。” 他补充说道。

  谈及对于欧洲足坛接下来的走向,上述资深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顶级球员的薪资还会继续回落,才能让各大俱乐部回归到正常运转的状态。”

  在他看来,尽管最近几个赛季有顶级球星的薪资受到冲击,但欧洲大多数俱乐部还是以务实的态度在运转,在比较谨慎和理智的投入,只要能够回归到正常的状态,他们还是可以过得比较好,大多数俱乐部和球员其实能接受现状。

  不过,他同时指出, 对于五大联赛的顶级豪门来说,它们所受到的各种影响,就比在那些长期在低成本环境中运营的俱乐部要大得多。 “当这些顶级俱乐部受到俄乌冲突、经济放缓和新冠疫情的影响之后,必然会导致运营上的困难。”该人士向记者补充道。

  武雪松 则从经济学的角度对记者解释说,价格是由供需关系决定的,当整个市场的需求下降了,产品的价格自然就要水降船低。他认为, 职业足球、竞技体育,一旦价格贵了,那便将不再是必需品,但是如果价格降下来,又会成为球迷的刚需,毕竟球迷的基础是在的。